今天我的一位久未联系的大学同学突然给我发消息说要聊一聊,我知道他又遇到问题了,之前他就经常在聊天的时候谈论自己的烦恼,不管是在朋友聚会,还是私下里的交流,总能感受到他深深的焦虑,无时无刻不在抱怨着对工作的不满还有对自己的奇葩上司的愤恨,就好像再这么下去他必然会精神崩溃撒手人间。

可经过多次的交流,我渐渐明白了他烦恼的原因,那就是能力不足以撑起他的欲望,之所以用「欲望」而不是「野心」来形容,是因为他现在毫无目标可言,唯一可以称作目标的就是想要逃离现在工作的欲望。而他觉得很痛苦的根本原因就是他无法胜任现在的工作,刚毕业时经亲戚介绍来到北京,叔叔就是一家大型IT公司的中层管理,很容易的就把他招进了公司,熟悉的领导,还有一大帮优秀的同事,他拥有者得天独厚的优势,努力踏实的工作一两年,肯定会比我们这些没有后台背景并在小公司挣扎的程序员发展的块,可两年过去了,除了对工作的抱怨,我并没有听到他谈论在大公司工作的收获,更多的却是在他的谈吐中流露出对公司那些高管富足奢侈生活的羡慕之情,虽然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太羡慕你了,但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他的条件确实比我好的太多,只是因为一提到写代码,他就会头疼,遗憾的是这个问题谁也解决不了,包括他自己。

这就是典型的自我否定自我设限的想法,不愿意尝试不喜欢的东西,对自己的能力不够认可,在工作中成为了彻彻底底的酱油男,能力无法满足工作的要求,但因为有叔叔的照顾,暂时也没有丢掉饭碗的可能,于是事情就发展到了很尴尬的境地,越是呆在公司就越烦躁,工作任务没办法完成,而且也得不到正向的反馈,于是就更加厌烦当前的工作,自我否定,现在已经沦落到「只要不让我写代码,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地步。

当然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做的很好,更不觉得自己有资格教训别人,只是因为他今天跟我谈论的话题又一次惊艳到了我,大致内容就是他面试某大型的互联网公司被拒之后,提出了贿赂面试官的条件,好在面试官没有让他失望,开口要了一万元,并保证他顺利入职编辑岗工作而且待遇也不错,今天特意咨询下我这件事是否可行。听到这个消息我先是震惊,然后是深深的担忧,震惊的是这么一家知名上市公司居然会有如此不堪的情节发生,不过稍微想一下也就释然了,毕竟公司大了,就会出现各式各样的人,原来腐败问题不光存在于政府部门,这件事着实让我开了眼界。担忧的是我这个同学对走捷径的渴望是如此强烈,这种心态最终是会害了他,且不说他能不能胜任编辑这份工作,如果贿赂了面试官进入企业,就已经给了面试官落下了口实,今后的发展是否会受影响,而且以他现在的状态,是否还是会在面对困难和压力的时候自我否定,是否也会觉得一看到文字头就大呢,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可就没有慈祥的叔叔罩着他了,失去的机会成本也就不只是一万块钱了。

当然,我并没有和他说这些,而是旁敲侧击的提醒他一定小心谨慎,因为我知道他平时喜欢去酒吧和夜店一类的娱乐场所消费,虽然工资不低,但这两年也没有积蓄,这一万块也许是他全部的存款,也许他只是想找人倾诉一下内心的烦恼吧,对我善意的提醒选择忽略,接着告诉我他觉得自己的文凭不够硬,想要买个假的撑一撑,这种想法又一次冲击了我的价值观,我又想说些什么,到最后还是知趣的沉默了,他说他们领导都买了文凭,花费不低,我查了查那个价钱差不多够一个真文凭的学费了,可假文凭太容易办了,如果不被发现,那简直就是捷径。是的,又一个捷径。话题既然都谈到这里,我心中只剩下「呵呵」两个字了,他的想法我不敢苟同,也不能改变,只有心中默默地祝福他,然后我告诉他我支持你,接着同学心满意足的结束了这段令我并不怎么舒服的谈话,希望他能够顺利进入高大上的互联网公司,离开那个让他备受煎熬的公司,走捷径成功。

可我始终认为,世上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投机倒把固然能够短期获利,最终还是会害了自己,也许我的思想太过于顽固和迂腐,不懂得灵活变通,可就算能够走捷径达满足你的欲望,那么这之后你还会踏踏实实的做事么,就像吸毒一样,如果你体验过毒品带来的高于平常几十倍的多巴胺分泌,享受过这种刺激的大脑还会因为看了一本好书而感到开心么?很抱歉,让你快乐的阀值已经不再是正常人的水平了,欲望满足之后接着就是更难以忍受的痛苦,想要得到满足?你只能再次寻求另一个更大的刺激,于是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

我想问,人生哪有那么多捷径可以走?不去专注于提升自身的能力反而去追求那些浮于表面的事情,这种本末倒置的做法一定会摔得很惨很惨。可这个道理他怎么能明白呢?我怎么能让他明白呢?如果不狠狠的摔一次,他怎么能记得深切呢?

希望我的同学能够如愿以偿,更希望他能早日穿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