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马歇尔·卢森堡

非暴力沟通

译者的感受

开始时我并不指望能学到多少东西,可是,读完这本书后,我发现,我以前激励自己的方式无意中促成了自我憎恨。由于认为自己“应该”做到许多事情,我不停地指责自己、命令自己、要求自己。这不可避免地导致内在的分裂与不满。而非暴力沟通提醒我倾听内心不同的声音,以及它们所反映的需要 —— 这促进了自我理解和内心的和谐。 ——阮胤华

语言是窗户,或者是墙

听了你的话,我仿佛受了审判,无比委屈,又无从分辨,在离开前,我想问,那真的是你的意思吗?
在自我辩护前,在带着痛苦或恐惧质问前,在我用言语筑起心灵之墙前,告诉我,我听明白了吗?
语言是窗户,或者是墙,它们审判我们,或者让我们自由。在我说与听的时候,请让爱的光芒照耀我。我心里有话要说,那些话对我如此重要,如果言语无法传达我的心志,请你帮我获得自由好吗?
如果你以为我想羞辱你,如果你认定我不在乎你,请透过我的言语,倾听我们共有的情感。

什么是非暴力?

非暴力生活的一个关键就是:感激生活的赐予,而不是贪心。

非暴力意味着让爱融入生活。让尊重、理解、欣赏、感激、慈悲和友情,而非自私自利、贪婪、憎恨、偏见、怀疑和敌意,来主导生活。人们常说: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为了生存,我们必须不择手段。这个观点,请恕我无法同意。

非暴力沟通的来源

我们常常认识不到自身的暴力。我们认为,只有打人、鞭挞、杀人以及战争等才算是暴力,而这类事与我们无关。

语言及表达方式的巨大影响。也许我们并不认为自己的谈话方式是“暴力”的,但我们的语言确实常常引发自己和他人的痛苦。

我发现了一种沟通方式,依照它来谈话和聆听,能使我们情意相通,乐于互助。我称之为“非暴力沟通”。这里借用甘地曾用过的“非暴力”一词,来指暴力消退后,自然流露的爱。在一些地区,这种沟通方式被称为“爱的语言”;在本书中,nvc(Nonviolent communication)指非暴力沟通或爱的语言。

虽然我称非暴力沟通为“沟通方式”,但它不只是沟通方式。它更是一种持续不断的提醒,使我们专注于我们人生追求的方向。

非暴力沟通的作用

非暴力沟通指导我们转变谈话和聆听的方式。我们不再条件反射地反应,而是去明了自己的观察、感受和愿望,有意识地使用语言。我们既诚实、清晰地表达自己,又尊重与倾听他人。这样,在每一次互动中我们都能聆听到自己和他人心灵深处的呼声。同时,它还促使我们仔细的观察,发现正影响我们的行为和事件,并提出明确的请求。它的方式虽然简明,但能带来根本性的变化。

你取之于我,是我得到的最好的礼物,当你知道我因施与你而快乐。
你明白,我的给予不是让你欠我的人情,而是因为我想活出对你的爱。
欣然地接受,或许是最佳的赏赐。我无法将二者分开。
当你施与我时,我给你我的接纳。当你取之于我,我感激你的赐予。
————鲁思·贝本梅尔《获赠》

第一章 让爱融入生活

非暴力沟通的四个要素:观察,感受,需要,请求。它鼓励倾听,培育尊重与爱。

为了彼此能乐于互助,我们专注于四个方面——非暴力沟通模式的四个要素。
首先,留意发生的事情。我们此刻观察到什么?不管是否喜欢,只是说出人们所做的事情。要点是,清楚地表达观察结果,而不判断或评估。
接着,表达感受,例如受伤、害怕、喜悦、开心、气愤等等。
然后,说出哪些需要导致那样的感受。一旦非暴力沟通诚实地表达自己,前三个要素就会得到体现。

第二章 是什么蒙蔽了爱?

苏菲派诗人鲁米写道:“在道德与不道德的区分之外,有片田野。我将在那里见你。”然而,语言使我们陷于是非之中。它擅长将人分类,把人看作好人或坏人,正常或不正常,负责任或不负责任,聪明或愚蠢,等等。

暴力的根源在于人们忽视彼此的感受与需要,而将冲突归咎于对方——至少大部分暴力的根源者是如此,不论是语言、精神或身体的暴力,还是家庭、部落以及国家的暴力。冷战期间,我们看到了这种思维的危险性。美国领导人把前苏联看作是致力于摧毁美国生活方式的“邪恶帝国”;前苏联领导人将美国人看作是试图征服他们的“帝国主义压迫者”。双方都没有承认内心的恐惧。

我们大多数的人使用的语言倾向于评判、比较、命令和指责,而不是鼓励我们倾听彼此的感受和需要。我相信,异化的沟通方式的基础是性恶论。长期以来,我们强调人性本恶以及通过教育来控制天性。这导致了我们对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常常心存疑虑,以致不愿去体会自己的内心世界。

第三章 区分观察和评论

非暴力沟通的第一个要素是观察。我们仔细观察正在发生的事情,并清楚地说出观察结果。非暴力沟通并不要求我们保持完全的客观而不做任何评论。它只是强调区分观察和评论的重要性。将观察和评论混为一谈,人们将倾向于听到批评,甚至会产生逆反心理。

我们的语言年代久远,但先天不足,是一种有缺陷的工具。它反映了万物有灵论的思想,让我们谈论稳定性和持久性,谈论相似之处、常态和各类,谈论神奇的转变、迅速的痊愈、简单的问题以及终极的解决办法。然而,我们的世界包含着过场的过程、变化、差别、层面、功能、关系、问题以及复杂性。静态的语言与动态的世界并不匹配,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

约翰逊认为,用静态的语言捕捉变动不剧场的现实,会造成许多困扰。

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曾经说:“不带评论的观察是人类智力的最高形式。”第一次听到这个观点时,“胡说八道”这个词在我脑中一闪而过——在不知不觉中,我作出了评论。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观察他人及其行为,而不评判、指责或以其他方式进行分析,是难以做到的。

非暴力沟通的第一个要素是观察。将观察和评论混为一谈,别人就会倾向于听到批评,并反驳我们。非暴力沟通是动态的语言,不主张绝对化的结论。它提倡在特定的时间和情境中进行,并清楚地描述观察结果。例如它会说“欧文在过去的5场比赛中没有进一个球。”,而不是说“欧文是个差劲的前锋。”

练习一:观察或评论?

完成以下的练习,看看自己是否可以熟练区分观察和评论。请标出那些只是描述观察结果而不含任何评论的句子。

  1. “哥哥昨天无缘无故对我发脾气。”
  2. “昨晚妹妹在看电视时啃指甲。”
  3. 开会时,经理没有问我的意见。
  4. 我父亲是个好人。
  5. 迈克的工作时间太长了。
  6. 亨利很霸道。
  7. 本周彼得每天都排在最前面。
  8. 我儿子经常不刷牙。
  9. 里奇告诉我,我穿黄色衣服不好看。
  10. 姑姑在和我说话时爱发牢骚。

以下是我对练习一的理解:

  1. 如果你认为第一句是观察,我们意见不一到处。我认为“无缘无故”是评论。此外,我认为说哥哥发脾气了也是评论。他也可能是感到害怕、悲伤或别的。以下例句描述了观察结果而不含任何评论:“哥哥告诉我,他生气了。”或“哥哥用拳头砸了桌子。”
  2.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的意见一致。
  3.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的意见一致。
  4.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意见不一致。我认为“好人”是评论。以下命例句描述了观察结果而不含任何评论:“在过去的25年中,父亲将他工资收入的十分之一捐给了慈善机构。”
  5.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意见不一致。我认为“太长了”是评论。以下例句描述了观察结果而不含任何评论:“本周迈克在办公室工作了60小时以上。”
  6.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的意见不一致。我认为“很霸道”是评论。以下例句描述了观察结果而不是评论:“亨利在她姐姐换电视节目频道时,撞了她一下。”
  7.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的意见一致。
  8.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的意见不一致。我认为“经常”是评论。以下例句描述了观察结果而不含任何评论:“本周我儿子有两次没刷牙就上床睡觉。”
  9.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意见一致。
  10. 如果你认为这一句是观察,我们的意见不一致。我认为“爱发牢骚”是评论。不带任何评论的话:“本周姑姑给我打了三次电话,每次都说别人不尊重她。”

第四章 体会和表达感受

感受的根源在于自身,是我们的需要和期待以及对他人言行的看法,导致了我们的感受。

听到不中听的话的四种选择:责备自己,指责他人,体会自己的感受和需要,体会他人的感受和需要。批评往往暗含着期待。对他人的批评实际上间接表达了我们尚未满足的需要。

使用以下表达方式时,我们可能就已经忽视了感受与自身的关系:

  1. 只提及相关的事情。——“公司海报出现拼写错误使我很生气。”“这件事令我心神不宁。”
  2. 只提及他人的行为。——“我生日那天你没打电话,我很伤心。”“你没有把饭吃完,妈妈很失望。”
  3. 指责他人。——“我很伤心,因为你说你不爱我。”“你很生气,因为老板说话不算数。”

我们可以通过“我(感到)……因为我……”这种表达方式来认识感受与自身的关系。例如:

  1. “看到公司海报出现拼写错误,我很不高兴,因为我重视公司的形象。”
  2. “你没把饭吃完,妈妈感到失望。因为妈妈希望你能健康成长。”
  3. “老板说话不算数,我很生气,因为我想有个长假去看弟弟。”

将批评转化成需要

如果我们通过批评来提出主张,人们的反应常常是申辩或反击。反之,如果我们直接说出需要,其他人就较有可能做出积极的回应。

根据我长期以来的经验,一旦人们开始谈论需要,而不指责对方,他们就有可能找到办法来满足双方的需要。以下是一些我们每个人都有的基本需要:

  1. 自由选择:选择梦想、目标、方向,自由制定计划来实现这些梦想、目标和方向。
  2. 庆祝:庆祝生命的创造力以及梦想的实现,纪念人生的失落、亲人的去世或梦想的破灭等(表达悲伤)
  3. 言行不一:真诚、创造、意义、自我肯定。
  4. 滋养身体:空气、食物、运动,免于病毒、细菌、昆虫及肉食动物的伤害,休息、住所、触摸、水。
  5. 玩耍:乐趣、欢笑。
  6. 情意相通:美、和谐、激励、秩序、平静。
  7. 相互依存:接纳、欣赏、亲密关系、社会、体贴、成长,安全感、倾听,诚实(诚实使我们能够认识和超越自己的局限性),爱、信心、尊重、支持、信任、理解。

非暴力沟通把需要看作是有助于生命健康成长的要素,而不是某种具体的行为。一种要素是否被当作需要,关键在于它能否促进生命的健康成长。

练习二:表达感受

看看以下的句子是否表达了感受。请标出那些表达感受的句子。

  1. “我觉得你不爱我。 ” (这是对他人生活感受的判断。)
  2. “你要离开,我很难过。 ”
  3. “当你说那句话时,我感到害怕。 ”
  4. “如果你不和我打招呼,我会觉得你不在乎我。”(这是对他人态度的判断。”我进来的时候,你没和我打招呼,我感到孤单。)
  5. “你能来,我很高兴。 ”
  6. “你真可恶。”(这是评价。)
  7. “我想打你。”(这表达的是想法。“我想到你,就火冒三丈。”是表达感受。)
  8. “我觉得我被人误解了。”(这是对他人观点的判断。表达感受的是“我感到郁闷”或“我很伤心”)
  9. “你帮我的忙,我很开心。 ”
  10. “我是个没用的人。”(这是自我评价。表达感受的是“我很沮丧”或“我十分伤心”)

别人的行为可能会刺激我们,但并不是我们感受的根源。感受的根源在于自身,是我们的需要和期待以及对他人言行的看法,导致了我们的感受。可以用“我(感到)……因为我……”句式来认识感受与自身的关系。听到不中听的话的四种选择:责备自己,指责他人,体会自己的感受和需要,体会他人的感受和需要。批评往往暗含着期待。对他人的批评实际上间接表达了我们尚未满足的需要。做生活的主人——我们对自己的意愿、感受和行动负完全的责任。

第五章 感受的根源

别人的行为可能会刺激我们,但并不是我们感受的根源。
感受的根源在于自身,是我们的需要和期待以及对他人言行的看法,导致了我们的感受。可以用“我(感到)……因为我……”句式来认识感受与自身的关系。

听到不中听的话的四种选择:责备自己,指责他人,体会自己的感受和需要,体会他人的感受和需要。批评往往暗含着期待。对他人的批评实际上间接表达了我们尚未满足的需要。

做生活的主人——我们对自己的意愿、感受和行动负完全的责任。

从“情感的奴隶”到“生活的主人”

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个人成长一般会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情感的奴隶”在这个阶段,我们相信自己需要为他人负责——让他们快乐是我们的义务。

如果别人不高兴,我们就会感到不安,觉得自己有责任做点什么。此时,我们特别容易把亲人看作是负担。显然,这会伤害到彼此的关系。我常听人这样谈论亲密关系:“我真的害怕与人亲近。每次看到伴侣处于痛苦之中,我就极为沮丧,感到窒息,甚至认为自己是个囚犯。于是,我就想尽快摆脱这段关系。”
许多人认为,爱情就是牺牲自己来满足爱人的需要。刚谈恋爱时,他们对恋人的关心是自发的。那时,彼此的相处是那么地惬意、融洽和美好。然而,随着关系变得“严肃”,他们开始认为自己有责任让情人过得开心。于是,爱情开始沉重起来。一旦面临这样的情形,我就会承认:“在恋爱中,我无法忍受丧失独立性。如果恋人过得很糟糕,我就会认为自己做得不够。我可能会由于不堪重负而提出分手。”
然而,如果意识不到感受的根源在于自身,我可能就会指责恋人:“你太依赖我了,我能力有限,我们分手吧!”此时,如果我的朋友能够倾听我的痛苦,她也许会说:“你认为你必须照顾好我。这让你觉得自己失去了自由,是吗?”如果她反过来指责我:“我的要求过分吗?”那么,我们的关系很可能就会陷入僵局,甚至难以为继。

第二阶段:“面目可憎”在这个阶段,我们发现,为他人的情绪负责,牺牲自己迎合他人,代价实在很大。

想到日子过得这么憋屈,我闪可能会很恼怒。此时,如果遭遇他人的痛苦,我们可能无动于衷:“这是你自己的问题!和我有什么关系?!”虽然不再愿意为他人负责,但我们不心存疑虑。因此,我们的态度也就显得生硬。
有一次,一位女士在研讨班的休息时间兴奋地说,她很高兴认识到自己也曾是“情感的奴隶”。研讨班重新开始后,我建议大家做一个活动。这位女士坚决地说:“我想做点别的。”我意识到,她在捍卫她选择的自由——即使她的选择会与其他人的需要相冲突。于是,我就问她:“你想做点别的,即使那会与我的需要相冲突?”她想了想,然后结结巴巴地说:“是……嗯……不是。”她的困惑反映了表达自己的需要只是个人成长的一个阶段。
这里,我想讲讲我女儿玛拉的经历。她以前是个“有礼貌的小女孩”,对别人的要求,总是百依百顺。她习惯于委屈自己来迎合他人。注意到这个情况后,我想鼓励她大胆地说出心理话。当我告诉她我的看法,她哭了。她很无奈地说:“但是,爸爸,我不想让任何人失望!”我回答说,真诚待人比委曲求全更为可贵。如果别人感到不安,我们可以认真地倾听,但无须责备自己。不久以后,我就发现玛拉有了变化。
有一次,她学校的校长打电话给我。他告诉我,他在学校和玛拉说“校内不能穿牛仔裤”,玛拉没好气地回答“见鬼去吧,你”。我很高兴,玛拉终于能够说出心里话。当然,她还要学着尊重他人的需要——我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第三阶段:“生活的主人”在这个阶段,我们乐于互助。

我们帮助他人,是出于爱,而不是出于恐惧、内疚或惭愧。那是自由而快乐的行为。此时,我们意识到,虽然我们对自己的意愿、感受和行动负有完全的责任,但无法为他人负责。我们还发现,人与人相互依存,损人无法真正利己。非暴力沟通正是想帮助我们既表达自己,又关心他人。

练习三:需要和感受的关系

看一看,在以下命名中,发言者是否对自己的感受负责

  1. ”你公司机密文件放在了会议室。太令我失望了。”——“……。我觉得机密文件应该用妥善保管。”
  2. “你这么说,我很紧张。我需要尊重。”
  3. “你来得这么晚,让我很郁闷。”——“……。因为我希望我们能坐到前排去。”
  4. “你无法来吃晚饭,我很难过。我本来想和你好好聊一聊。”
  5. “我很伤心。因为你没有做你答应我的事情。”——“……。因为我希望我可以信任你。”
  6. “我很沮丧。我希望我的工作已经取得更大的进展。”
  7. “朋友叫我外号让我很难过。”——“……因为我想得到欣赏。”
  8. ”你得奖了,我很高兴。”——“……因为我希望你能得到公司的常识。”
  9. “你嗓门那么大,吓死人了。”——“你大声说话时,我有些烦。我需要安静的环境来学习。”
  10. “你让我搭你的车回家,我很感激。因为我想比孩子们先到家。”

第六章 请求帮助

在确认对方已经明白后,我们常常急于了解对方的反应。一般来说,我们关心的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方面:

  • 对方此时此刻的感受
  • 对方正在想什么
  • 对方是否接受我们的请求

如何区分命令与请求

请求没有得到满足时,提出请求的人如果批评和指责,那就是命令;如果想利用对方的内疚也达到目的,也是命令。

在提出请求时,具体的描述,而不是使用抽象的语言,更容易得到他人的回应。发言时,我们将自己想要的回应讲得越清楚,越有可能得到理想的回应。非暴力沟通的目的不是为了改变他人来迎合我们,一旦人们认为不答应我们就会受到惩罚,他们就会把请求看着是命令。非暴力沟通重视每个人的需要,它的目的是帮助我们在诚实和倾听的基础上与人联系,而不是只满足自己的需要。

练习四:提出请求

根据你的观点,下列哪些句子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1. 我希望你理解我。——“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你认为我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2. 请告诉我,在我做的事情中,你最满意的是哪一件?
  3. 我希望你更加自信。——“我希望你能参加关于人际交流的培训,我相信这会有助于你增强自信心。”
  4. 不要再喝酒了。——这句表达的是发言者想要避免的事情。“你是否可以告诉我,喝酒可以满足你什么需要?是否有别人的方式可以满足那些需要。”
  5. 请让我成为我自己。——这是个模糊的请求。“我希望你告诉我,即使你不喜欢我做的一些事情,你仍然会和我在一起。”
  6. 关于昨天的会议,请不要隐瞒你的看法。——模糊的请求。“请告诉我,你怎么看我昨天在会议中的表现,给我一些建议好吗?”
  7. 我希望你能在规定的时速内驾驶。
  8. 我想更好地了解你。——“我想多一些时间和你聊聊,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每周和我吃一次午饭。
  9. 我希望你尊重我的个人隐私。——这个短语并不能清楚表达发言者的请求。”在进我的办公室前,请先敲门好吗?“
  10. 我希望你经常做晚饭。——我希望你每周一晚上都可以做晚饭。

第七章 用全身心倾听

如果一个人想要别人了解他的处境,听到的却是安慰和建议,那么,他就有可能觉得不太舒服。

我建议,在解决问题或询问他人的请求前,为他人的充分表达创造条件。如果过早地提及他人的请求,我们也许就无法传达我们的关心;甚至还会被看作是应付。而且,在谈话刚开始时,人们所表达的感受往往是冰山之一角,有许多相关的感受——通常是更为强烈的情感,并没有得到表达。倾听将为他们探究和表达内心深处的感受创造条件。反之,如果急于了解他们的请求或表达自己,就会妨碍这个过程。

然而,用全身心倾听他人并不容易。法国作家西蒙娜·薇依写道:

“倾听一个处于痛苦中的人,不仅十分罕见,而且非常困难。那简直是奇迹;那就是奇迹。有些人认为他们可以做到,实际上,绝大部分的人还不具备这种能力。”

遭遇他人的痛苦时,我们常常急于提建议,安慰或表达我们的态度和感受。可是,倾听意味着全心全意地体会他人的信息——这为他们充分表达痛苦创造了条件。有一句佛教格言恰如其分地描述了这种能力:“不要急着做什么,站在那里。”

我的朋友霍利·汉弗里举了一些例子,来说明哪些行为会妨碍我们体会他人的处境:

  • 建议:“我想你应该……”
  • 比较:“这算不了什么。你听听我的经历……”
  • 说教:“如果你这样做……你将会得到很大的好处。”
  • 安慰:“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最大努力了。”
  • 回忆:“这让我想起……”
  • 同情:“哦,你这可怜的人……”
  • 否定:“高兴一点。不要这么难过。”
  • 询问:“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 辩解:“我原想早点打电话给你,但昨晚……”
  • 纠正:“事情的经过不是那样的。”

第八章 倾听的力量

我们最不愿意示弱的时候往往是因担心失去控制想显得强硬的时候。

倾听帮助人们治愈了心灵的创伤。作为一个听众,我们并不需要心理学知识或接受有关精神疗法的训练。关键是,我们有能力体会一个人在某个时刻独特的感受和需要。

第九章 爱自己

我希望,我们的改变是出于对生命的爱,而不是出于羞愧或内疚这些具有负面影响的心理。

一旦发现自己正在做获益的事情,我们的挑战是如何对需要和价值观保持清醒的认识,以使我们的转变

  1. 符合我们的心愿;
  2. 出于对自己的尊重和爱护,而不是出于自我憎恨、内疚或羞愧。

爱惜自己的关键之一是同时包容那两个不同的“我”:
一方面包容对过去的某种行为感动后悔的“我”,
一方面包容采取那种行为的“我”。
非暴力沟通的忧伤及自我宽恕为个人的学习和成长创造了条件。只要对自己的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我们就能建设地满足它们。
“不要做任何没有乐趣的事情!”

在非暴力沟通中,钱并不被认为是一种“需要”,它只是被用来满足某种需要的无数种策略中的一种。

难以避免的社会化影响

受社会化的影响,我们渴望得到奖励。上学时,学校使用外在的手段来激励我们学习。在家里,做一个好男孩或好女孩,我们就会得到礼物;反之,如果大人认为我们调皮捣蛋,我们就会受罚。于是,等我们长大成人,我们误以为生活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回报。我们迫切地希望得到人们的微笑,听到一点鼓励,盼着人们夸我们是“好人”“好家长”“好市民”“好员工”以及“好朋友”等等。为了讨人喜欢,我们努力迎合他人;为了避免招人嫌恶,我们不做那些不受人欢迎的事情。

第十章 充分表达愤怒

当你不喜欢他的行为时,请问自己两个问题:我希望他怎么做?我希望他基于什么原因做我希望他做的事情?

现在让我们看看非暴力沟通表达愤怒的四个步骤。
首先,停下来,除了呼吸,什么也别做。我们避免采取行动去指责或惩罚对方。我们只是静静地体会自己。接着,想一想是什么想起使我们生气了。例如,无意中听到某个人的谈话后,我们认为由于种族的原因自己遭到了排斥。这时,我们体会着愤怒,并留意脑海中盘旋的想法:“这太不公平了!”“她这是种族歧视!”我们知道,象这样的想法是尚未满足的需要的可悲表达。
于是,接下来,就去了解自己想要满足的需要。如果我把某个人当作种族主义者,我的需要也许是接纳、平等、尊重或联系。

先倾听他人

然而,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在表达自己之前,我们需要先倾听他人。如果对方还处于某种情绪中,他们就很难静下心来体会我们的感受和需要。一旦我们用心倾听他们,并表达我们的理解,在得到倾听和理解之后,他们一般也就会开始留意我们的感受和需要。

给自己时间

我们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来学习和运用非暴力沟通。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我们的第一反应常常是习惯性的反应,因此,运用非暴力沟通有时是很别扭的事。然而,如果我们想要实现自己的人生选择,我们就要给自己充分的时间。

第十一章 运用强制力避免伤害

使用强制力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和他人,是为了避免伤害,而不是惩罚他人。如果我们威胁他人和实施惩罚,对方常常产生敌意和抵触心理,彼此的关系将会疏远。惩罚还可能使人忽视事情本身的意义,而把注意力放在不服从的后果上。体罚是最常见的惩罚,指责或否定、不给孩子好处也是一种惩罚。

如果我们不够成熟,我们可能会有以下表现:

  1. 我们意识不到自己行为的后果;
  2. 我们认识不到,我们并不需要通过惩罚他人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3. 我们相信,我们有“权利”去惩罚或伤害他人,因为他们是罪有应得;
  4. 我们产生了幻觉,例如,听到“某种声音”叫我们去杀人。

相反,在使用惩罚性的强制力时,我们认为某些人是邪恶的,为了让他们悔改,必须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此时,我们希望痛苦能让他们:

  1. 意识到自己的过错;
  2. 感到懊悔;
  3. 改变行为。

然而,在实际生活中,惩罚往往加强了对方的敌意和抵触心理,使双方的关系更加疏远。

第十二章 重获生活的热情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学习了很多无益的知识,这些知识来自善意的父母、老师或别的人。由于这些教诲看起来是那样地天经地义,我们也就不再去探讨它们的合理性。

喜剧演员巴迪·哈克特曾在一档娱乐节目中说,小时候每天吃着妈妈做的丰盛的饭菜,直到去军中服役,他才知道饭后胃部还可以保持轻松。同样的,我们在社会文化的影响下形成的一些不良积习,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以致我们觉察不到它们的存在。只有深入了解我们的生存状态,我们才能看清它们的危害,并形成新的想法及行为方式,来满足身心健康的需要。

在生活中,有时我们会感到沮丧,觉得前途一片黑暗。欧内斯特·贝克在他的《精神病学的革命》一书中提出,沮丧是因为一个人处于激烈的内心冲突之中,无所适从。我们内心中也许有一种声音说,“我想这样做”;但又有一种声音说,“不,你不应该那样做”。这样,我们就陷入了僵局。沮丧意味着,我们不了解自己的需要——我们不知道到底想到什么以及如何满足愿望 。

布伯的观点是,个人的成长是通过与他人的坦诚交流来实现的——在交流中,彼此能够自由地表达内心的软弱。他不相信,这能够存在于心理医生与其顾客之间。罗杰斯同意,坦诚是个人成长的先决条件。但是,他相信,出色的心理医生能够超越他的身份,来坦诚地与顾客交流。

第十三章 表达感激

非暴力沟通鼓励我们充分表达感激。在表达感激时,我们说出:

  1. 对我们有益的行为;
  2. 我们的哪些需要得到了满足;
  3. 我们的需要得到满足后,我们是什么样的心情。

非暴力沟通表达感激的方式非暴力沟通表达感激的方式包含三个部分:

  1. 对方做了什么事情使我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
  2. 我们有哪些需要得到了满足;
  3. 我们的心情怎么样?

在表达感激时,这三个部分的先后次序并不重要;有时,我们甚至可以通过微笑或说声“谢谢”来表达这三个部分。然而,如果我们要确保对方能够明白我们的意思,那么,用语言具体地描述这三个部分是值得的。

一件值得的事情即使做得不怎么样也是值得的!”

最后

马歇尔以一本书的篇幅,不厌其烦地介绍非暴力沟通的模式:观察——感受——需要——请求。而这个模式正好契合情商的基本内容:

  1. 区分自己和他人情绪的能力;
  2. 调节自己和他人情绪的能力;
  3. 运用情绪信息去引导思维的能力。

所以,不妨把非暴力沟通做为情商练习课程来学习,如果你想做一个善解人意和己意的人,就从尝试非暴力沟通开始吧。

非暴力沟通模式

  • 诚实地表达自己,而不批评、指责
    • 观察我所观察(看、听、回忆、想)到的有助于(或无助于)我的福祉的具体行为:“当我(看、听、想到我看到的/听到的……”
    • 感受对于这些行为,我有什么样的感受(情感而非思想):“我感到……”
    • 需要什么样的需要或价值(而非偏好或某种具体的行为)导致我那样的感受:“因为我需要/看重……”
    • 请求清楚地请求(而非命令)那些能丰富我生命的具体行为:“你是否愿意……”
  • 关切地倾听他人,而不解读为批评或指责
    • 观察你所观察(看、听、回忆、想)到的有助于(或无助于)你的福祉的具体行为:“当你(看、听、想到我看到的/听到的……”
    • 感受对于这些行为,你有什么样的感受(情感而非思想):“你感到……”
    • 需要什么样的需要或价值(而非偏好或某种具体的行为)导致你那样的感受:“因为你需要/看重……”
    • 请求清楚地请求(而非命令)那些能丰富你生命的具体行为:“你是否愿意……”

2015-05-24@Ca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