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智力- 采铜

游戏不值得

游戏作为一个艺术品,你可以去欣赏、去揣摩、去体验、去玩味。但同时,游戏又是一个碾压时间的深渊,当你用你的血肉之躯和不可逆的人生轨迹去迎战无尽的组合和循环时,不妨多想一句:这值得吗?

失败者思维

在这类破坏规则的事件里,你和你的父亲,和我们这个国度许许多多声称只能「适应社会」的老百姓一样,都是「被收割者」。你们以为你们这样做,是为自己谋取了原本无法获得的利益,但实际上,你们只是完成了一次「进贡」。一个无权无势无能者,在这个社会里最后的生存方式,是雪上加霜地把自己有限的一点资产拿出来,去赎买一点点机会,去锦上添花地进一步养肥那些有权有势有能者。你们竟然没有一点点其他的资本,去和这个现实和功利的世界周旋。当你们完成了一次进贡、两次进贡、三次进贡之后,当你们再也没有资产来进贡的时候,就剩下了下跪这一种方式,就像我们经常在新闻里看到的一样。

我想,一个成熟的人,当然懂得这个世界的暗面,也懂得妥协和退让,但他也懂得,如何用自己的实力,去护卫一些需要坚守的东西。

精益人生

「精益创业」模型告诉我们,要在「变」与「不变」之间找到最佳的契合点。一个成熟的人,必定懂得大时间周期的积累,懂得优势资源的保持和承袭,但是也必定懂得根据外界反馈的变化来做出必要的改变。就像物种的进化一样,基因的遗传和变异,在适应环境的过程中,找到最佳的配比。

常识积累

我心里面有一个答案。成功的学习,必须放置在一个特定的问题情境下。当有一个你热爱的东西、你迫切渴求的东西牵引着你、困惑着你、折磨着你、逼迫着你的时候,你才能非常高效地去学习,去不顾一切地掌握能够化解这个问题情境的任何可能的知识

多线程工作

可现实就是这样,虽然不论从心理学还是从我们的生活经验来看,这种需要任务切换的「多线程」的感觉很糟,效率很低,但我们往往没有选择:一个任务做到一半被打断,然后去做另一个任务,然后又被打断,又去做另一个……这里有个至关重要的事实是:如果你是在非常投入和忘我的思考时被打断,那么你的「损失」和懊恼就会非常大,相反,如果你只是在做抄写一篇文档这种不动脑子的活,那么即便是频繁的中断也不会对你造成太大的影响。

例如曾领导微软公司 Word 和 Excel 开发的查尔斯·西蒙尼(Charles Simonyi)说:「编程的第一步是想象。就是要在脑海中对来龙去脉有极为清晰的把握。在这个初始阶段,我会使用纸和铅笔。我只是信手涂鸦,并不写代码。我也许会画些方框或箭头,但基本上只是涂鸦,因为真正的想法在我脑海里。我喜欢想象那些有待维护的结构,那些结构代表着我想编码的真实世界。一旦这个结构考虑得相当严谨和明确,我便开始写代码。我会坐到终端前,或者换在以前的话,我会拿张白纸,开始写代码。这相当容易。我只要把头脑中的想法变成成代码写下来,我知道结构应该是什么样的。」

当我们不得不对一个任务进行分段处理时,我们并不应机械地按照时间段来切分(「今天上午 9 点至 10 点做 A,明天下午 1 点至 3 点继续做 A」),而是应该按照这个任务的内在逻辑来切分,于是当我们准备中断某个任务时,我们能尽量保证这个任务的某个逻辑单元已经完成了。即便我们在实施「支持性思考区间」和「操作性动作区间」时,也应遵循这样的原则。

事实上,我们要管理的并非是物理学意义上的时间,我们要管理的,是心理学意义上的运用心智的意愿和能力。

无用之学

因为与学校里,每一道题目都有一个标准答案不同,在现实世界中,我们面对的所有问题,它所展露以及我们可以搜罗到的信息都是不完备的,甚至问题本身都是残缺不全的,它们可以被称为「松散结构问题」。而人们总是有一种简单化的思维惯性,只用那些显性的信息去阐释一件事情、一个人物、一种现象,用一种「后见之明」煞有介事地解释。人们的思维错觉,常常把受人瞩目的个例当成普遍现象,又把统计规律施用所有个体;把互相独立的事件当成冥冥中自有联系,而把关联事件当成互不影响;把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又把偶然巧合解释成事出有因……

人生本就是,由一串奇遇组成。一个人的成功,是许许多多因素的共振。这些因素或明或显,或可缜密筹划或是全然因缘际会,它们缠绕在一起,在他者围观的水面上,只浮出冰山一角。

智力模式

一个创造力强的人,在思维上可以表现出如下一些特点(不完全列举):·联想能力:可以把看似完全无关的东西联想到一起;·重构能力:把一个司空见惯的事物拆开、打散,然后重新组合;·虚拟能力:就是能设想出还不存在的情境,并把人、事、物放到里面去排演;·具象思考的能力:就是能把很抽象的东西(比如数学公式),用很形象的方式比拟出来。

不过,可以欣慰的一点是,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以下两方面的努力来让自己的头脑变得更加强大:·通过反复的元思考,看清自己的智力模式,发现自己的天赋,然后强化这个天赋;·在信息时代,刻意锤炼自己的「信息碾压能力」,以最大化地利用和发挥工作记忆。

剪除枝蔓

苦瓜炒肉。匿名的女孩儿,对于那个你喜欢却不喜欢你的人,你就是他餐桌上一盘苦瓜炒肉:能吃到点肉,还能败火,却总嫌你味苦,不够好吃。

最后我想说:思考是一种训练,表达也是一种训练,「剪除枝蔓的思考和表达」需要长期地、有意识地操练才可能达至一定的境界。这是一个精神诉求日益精致和挑剔的过程,也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怎样思考

有些时候,问题解决的最大瓶颈就在于无法发现某些隐性关联。作为优秀的思考者,首先不会仅满足于已知的关联,而是会以很大的好奇心去探寻隐性关联,其次他们会以深刻的洞察力、甚至敏锐的直觉去发现这些关联。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地提出试探性的假设然后加以反复测试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

深度与宽度

但是,如果仅仅因此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那格局就太小了。你要想想此时此刻,世界的某个角落,也许在北京的一个地下室,也许在波士顿的一间公寓,也许在日内瓦的一间实验室,或者,甚至在深山中一栋隐居的木屋中,有一个和你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正在构思一件伟大的作品,或是在探索最前沿的思想,或是正在酝酿一个伟大的发现。而你对此全然无知。你只是生活在一个狭小的世界里,并臆想自己是这个小王国的君主,全宇宙的中心。

我想在此基础上稍做发挥,提出四个层次的格局来,并从「目标」、「眼界」、「信念」这三个维度来阐释这四个格局

如果说在零度格局下,盲众看到的是幻象和噪声,一度格局下,逐利者看到的是自己的能力和欲望,那么理念人看到的是这个世界深处的真和美,而至善之人看到的是自我与世界、自我与整个人类之间的纽带。

洞察隐藏世界

但是从「读者模式」升级到「作者模式」也是殊为不易,一个原因是,由于「关注/订阅」这种模式的发明,我们都成了互联网时代的「信息被饲养者」,再加上「营销」、「公关」这种意蕴丰富的学问的出现,使得我们既无法(在很大程度上)自主地选择和获取信息,又被诱导着形成对这些信息的种种肤浅、僵化的看法和态度。也就是说,我们被优雅(对,「优雅」)地训练成了一种「读者」。

避开软性洗脑

在我们置身的这个五彩斑斓的商业世界里,软性洗脑术有各种各样的具体实践方式。我大概归纳了三种:

  • 一、突出某一部分信息的夸张效果,切掉理应发生的逻辑推理过程
  • 二、唤起某一部分信息的情绪反应,排斥同一事物下其他重要的组成信息
  • 三、突出某小部分实例的眼球效应,掩盖其他数量更多的实例事例

恐惧、愤怒、贪婪、嫉妒、欲望、爱慕、欢乐……这些人性中最强大的动力,既是构成人生丰富色彩的一部分,又成为商家觊觎的目标。可惜的是,人们通常只关注引发这些情绪的刺激本身,却不追问这些情绪的源头,更不会深思这些情绪是不是仅仅出自一种策划和密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