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四月总结

楼下绿化带中的槐花开的旺盛,很远就能闻到浓郁的香味,还没走到附近就被这铺面的味道围住,带来一阵恍惚,可惜花儿没多久就凋了,四月底的天气,没有一点过度,突然就热了,想起去年的五一我在杭州游玩,那热度也不过如此。

四月初开始了新工作,各方面都挺满意,有一个能安安心心的做产品的环境,业务复杂度较高,也有机会打磨技能。将近半年时间懒散的后遗症已经慢慢消退,生活步入了预期的轨道,按照规划的方向积累。

读书到是渐渐有了些细碎的小收获,发现自己虽然区金融相关的知识匮乏差了些,但是关乎到金融市场中逻辑和抽象的概念倒是比较容易吸收接受,譬如在其中抽离出一些对市场分析的基本原则,还有市场行为的模式识别,引起我这些思考的是索罗斯提到的「反身性」概念。

从哲学的层面分析实际问题的方法令人着迷。受卡尔波普耳哲学理论的影响,索罗斯也在寻求实证主义分析,他尝试着去定义一个无法被人精确理解的概念,而这个概念是解释极其复杂的人类思维和行为——如何影响市场同时又反过来被市场影响。这就呈现给读者一个要把难以捉摸和描述的事物精确定义的想法,一种迷人探索。

如同达尔文演化论中所提到的,A 来自非 A 类的事物,那么优秀的金融理论或许也不会来自金融界,索罗斯虽然是金融大鳄,但他的哲学思维帮助他准确的抓住了金融行为的特性,站在哲学的框架下去思考金融市场,成为了不错的切入点。

从我的理解,程序和思维如同一个事物的两个极端,程序有规则和模式,能够经受外部检验或是调试 ,而一个人的大脑和思维却是「黑盒」,除了拥有者自身,谁都无法探寻其过程,甚至思维的拥有者,也不一定能清晰的表述出来。这种不稳定因素在由人构成的经济活动中被放大,最终影响市场和行动者自身,如同在平静的池塘中投入一块石头,你无法预测水波会成为什么形状,这就是经济学无法成为自然科学的主要原因,而这个原因也让金融和经济更加有趣。

近几个月在记录几个主要美股的涨跌状况,做法很简单——每个月初快照一组关注的上市企业股价,从 1月开始到 5 月,近半年的美股走势普遍挺好,这个结论仅限于我追踪的那几家公司。也在考虑要不要买进一些股票,就如同之前一位买了苹果股票的人靠股票的收益能够每年换新苹果设备做法,苹果税能避还是要避的。

近一个月工作下来,发现精力大不如从前,是长时间没锻炼的原因,刚好家附近有健身房,设备和配套都还不错,月底之前搞定了健身卡,网购了装备,继续之前中断的健身计划。

不知不觉,恼人的夏天来了。

2017-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