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津不到半年,就忍不住要回北京,之前决心好好的调养休整一年,把之前欠身体的补上。可始终忍不住过这种没有同侪的生活,各种权衡评估之后,遂决定回京。

二月的一场大雪,来得快,去的也快,如我一般匆匆而来,也将匆匆而去。虽然在天津身体状况恢复的不错,我依然不喜欢这里,觉得和这个城市没有任何关系,不如我曾经生活工作了五年的北京。缺乏同侪压力的生活,很容易让人迷失。好在这半年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写代码。学习新技能,生活不至于枯燥无味。

我明白对于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来说,我并不重要,甚至可有可无,但却离不开它。与其说辞职养病这个决定是抛弃了行业与北京,倒不如说是脱离了行业与北京的连接。这其中的差别不仅是字面上那么简单。

大城市化就像是一辆高速运行的列车,推动它的并不是身在其中的个人面孔,而是一个群体的意向,凝结了群体的智慧,也来自于趋利避害的本性,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意志而转移,更不会在乎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完全理性与冷漠的趋势,由资本契约和规章制度所构建而成的庞大机器,它只接受那些推动它,并且带给它继续向前势能的个体或组织。任何试图提供反作用或停滞的力量都会被无情的甩开,想要拥抱它的热情,就要忍受它的残酷。

即便大城市视我为刍狗,仍然无法阻止我向它靠近,因我尊重支撑城市的产业,也尊重同我一般投入其中去贡献力量的人,这是对集体意向的致意,也是在看似阻挡了光明的理性砖墙上的洞,洞外投射而来的,是对城市和行业的感性偏好。

回想这半年来的收获,除了身体状态恢复,心态也变得不同,如果一个人长时间疲惫状态的做事情,暂停一下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意识到环境对心态的影响,虽潜移默化,但可从量变累积为质变。这种抽离感的影响如抽丝剥茧,不易被察觉。

还有曾经认为再也不会有交集的朋友或同学,散落北京各处,即便是许久不见,也能很快熟稔起来,这给而我莫大的安慰。

其实整个月也都在考虑回北京的事情,有时候也难免怀疑自己半年前的决定是否正确,想想以后在北京的生活中充满了不确定性,也会心烦意乱。索性不去多想,可以遇见和控制的,放手去做,其余的,一切随缘。

2017-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