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像现在这般喜欢诗歌,曾经对诗歌的印象还只是停留在语文课本中,或是为了应付老师的检查而枯燥无味的重复背诵,囫囵吞枣般背下,却不求甚解,当我后知后觉的发现那些诗歌中,闪烁着无比耀眼的光芒时,内心的情绪很复杂。顺口就能背诵的那些诗句,并不是因为欣赏到了它们的美,而是因为考试要考。品鉴的能力已经完全消磨殆尽,剩下的就只有痛苦又枯燥的记忆。

读的书越来越多,对诗歌的感觉就越发亲近了,因为接触到了很多绝妙的诗句,结合着自身的处境和思考,觉得有些诗就像是为我而写,读着它就像哼着熟悉的旋律,这声音能徐徐飘到心坎里。

能够流传千古的诗句都满足了各个时期人们的需求,得到大多数人的感情共鸣,才能够流传至今,甚至一直延续。我想,对美的感悟不管是在什么时代的人,心意总是相通的。人们对美好的诗句也有着同样的感知和觉察。这种感觉都在表达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当前世事的思考,或是困惑,于是作者有感而发,铸成了千古流传的故事。

没错,诗都是从故事中来的,那么写诗的人,或多或少都身处值得记录的故事中,感情汹涌,才提笔落字。流传的诗句多少能够唤起人们心中隐隐的共鸣,或是启发与沉思。这是诗的价值。也有人说,诗句是能够千古流传的文学载体,人们通过诗句,发挥最大的想象力,加入自己的理解,领会诗歌之中要表达的意义,或许同一首诗歌,不同而人都由不同的解读。

若是在读诗时把作者的生平故事通读一遍,会更容易理解作者本人隐藏在诗句中的乐趣。这种乐趣需要慢慢的积累和培养,我们了解了故事,理解诗中未能表述的信息,增加了理解的维度。张定浩的《既见君子》就是在根据诗人经历的故事,还有他人对诗人的评价,或是自己的理解与考证等不同维度,揣测诗人的心境,然后反思自己。

不仅要读诗人的故事,也要能够读懂自己的故事,见诗见人,不仅是诗人,还有自己,诗歌帮助我们了解自己。如此便读懂了诗情,借用想象,便有了画意。从文字的间隙中,找到那份安然自得,或是慷慨激扬,亦或是忧郁悲怆。这些感觉,穿越时光,无视地域,将读诗的人们连接在一起。

诗歌激发出的,是深埋在我们心中对美的渴望。

所以,试着写首诗吧,发挥你的想象力,酝酿你早就要喷薄而出的澎湃情感,或是无法抑制的悲伤与忧愁,让它们借着诗歌飞出去,找到与你心意相通的人,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就像蒲公英,随风播撒美好的种子,四处为家,生根发芽。

若是换种思考的方式,诗歌也是存留我们思想的容器,只要人们还在,诗就会在,创作者的精神还在,那些声名显赫的诗人,他们即便逝去了很久,但他们的诗歌能够长久的流传,他们的思想和精神,被装在诗歌这个容器中,供大家品味。

从今天开始,试着写首诗吧,你会爱上它的。

2015-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