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新一
如果把十年前的黑白漫画还原成电影或是动画片,你会选择哪一部?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选择寄生兽,这部漫画给我的印象无比深刻。庆幸的是,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有时候世事的确很难预料,十年前我还是懵懂无知的少年,对这部漫画极度喜欢,如今随着动画版的完结,我发现即便是已经在脑中演绎过无数遍的故事,在屏幕上带给我的冲击,丝毫不亚于我第一次捧起漫画书时的那一刻。

可惜那个少年,没能看完全部的故事,由于无法找到后续的章节,留下了遗憾,像一颗种子,随着肆意疯长的时间沉沉睡去。十年后的夏夜,忽然想起了还有这个未曾达成的小缺憾,接着真的找到了惊喜,兴奋地一口气读完了后续的剧情,达成了年少时小小的心愿。之后的几个月,看到了其动画版播出的消息,大喜过望,于是一直追剧直到完结。

虽说漫画和动画都有着同样的故事和剧情,但并没有影响我观看的体验,反而从中读出了更多的内容。

年少喜爱《寄生兽》是因为被男主角奇特的经历吸引,敬仰除暴安良的侠义精神,也幻想过自己就是泉新一,肆意挥霍着放荡不羁的想象力。热血沸腾做着不可能实现的白日梦。或许那中精神匮乏的年代,我需要的就是一个能够逃离现实世界的乐土,而在寄生兽的世界中,我找到了安居之地,每一场战斗都让我回味良久,在课堂中,在上学的路上,在百无聊赖的午后,满脑子都是幻化后的米奇,想象着它会变成什么帅气的样子。青春期的少年按捺不住对强大力量的敬畏和渴望。

十年的时间经历了很多,再回看这部漫画,反而少了很多的代入感,不仅是因为脑中少去了天真的想法,而且是观看的角度更加客观和理性。可即便如此,也未能控制住与男主角共情的感受,或许岩明均老人家早就知道十年前的那批读者,如今一定还会回来观看动画版。剧情上的一刀未剪,反而通过动画表现的更加出色,场景,对话,配乐,轻而易举的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这也是我确信,有些东西即便是经过了岁月的洗刷也不会被轻易抹去。经典的漫画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是,对他人苦难的同情也是。除了这些,我还有其他的思考:

对生命的敬畏

我曾经也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过,我看过的那些日本动画都能够从中体会到,日本人对生存的强烈渴望,那种不甘放弃的决心都是求生的本能转化而来。泉新一就是这种在困境中挣扎求生的象征,不难让我们影射出日本民族的危机意识和奋发精神。本质上还是对生命的敬畏,不仅是对自己,还对他人。

万物平等

众生平等的说法,在外来寄生兽入侵的情境下更具有说服力,作为人类,我们很难接受如此的说法,可一旦把评判的权利从人类手中剥夺出来,这种观点或许就容易被认可了,尤其是在强者的手中。若是以造物主的角度去看待,寄生兽捕杀人类的行为或许也算是合理的——任何物种都有权利生存,如果双方因为生存起了冲突,那么强大的一方优先,这本就是弱肉强食世界的规则。

对善恶的思考

整部漫画的主题就是人性的贪婪和自私,向大自然不停索取,为了私利做出侵害其他物种的事情。这个主题与之前的万物平等思想如出一辙。另外对泉新一的刻画,却更加强烈的反衬出人性的光辉,一面是人性的恶,一面是人性的善,一体两面。

不同的倾向使用不同的评判标准

可若是再深入的思考,我们会发现,善恶本来就没有一个清晰的界定,对人类来说为了生存所做的努力都不算恶,即便是贪婪、自私,也都是为了基因能够延续。真正有分歧的不在于人类以外的世界,而是人类不同的两种思想。一种是为了保障生存优势抢占优质大量资源的本能,还有一种是悲天悯人同情弱小的怜悯。这两种思想没有善恶之分,只是人类之间抱有不同倾向的人所持有的不同评判态度。

脱离具体的范围讨论善恶对错无意义

但若是硬要分出个对错,却是没有什么意义。更加复杂的,是寄生兽寄生在人类的身上去捕杀人类这样的设定,会有些令人不寒而栗。若是去看如今的那些极端恐怖分子,他们不正是如被寄生的人吗?

只是对人有意义

从敬畏生命这一观点来看,人类还是自私无比的,因为环境的危害反过来就是在危害人类的未来,这又将矛盾转化眼前的短期利益与长远发展的分歧,那些不顾未来发展的破坏环境的行为,影响了后续人类的可持续发展。这到最后也是在剥夺后代的生存权利,这样的行为才是违背敬畏生命这一原则。最终还是仅仅作用在人的身上,即便是引入了外来的未知的「惩罚力量」我们也没有脱离了作为人类的评判标准。若是这个故事讲给另一个空间的生灵来听,或许会乏味无比,我们始终拜托不了自身的局限,因为我们是自私的。

脑洞大开

片头曲叫做「Let me hear」,纯正的金属摇滚,歌词是日英混杂,有着另一番的味道,当然,有趣的不仅是腔调,还有歌词。大意为我们生而为人,是天大的幸运,在地球称王称霸,未遇敌手,但最后惊醒我们自身,思考是否有更加强大的外界力量,左右着世界的平衡。是什么?是神么?还是我们内心宝贵的自省能力。我却看做是对未知世界的向往和恐惧,又一个矛盾的存在。

还有狼图腾

昨天看了狼图腾,蒙古族人把一切都看做是腾格里的旨意,或许也是让腾格里略有些为难了,但若是真的认为腾格里不存在,或许也就不那么令人悲伤,当然,我并不是亵渎蒙古族人心中的神灵,而是认为真正的腾格里并不是大家认为的神,而是我们内心对生存的渴望,对美丽的追求,对基因延续的神圣态度。那是任何人都拥有的一种,生而为人的责任和使命。

最后

说了这么多,却是是有很多杂乱无章的想法乱入其中了,原先打好的腹稿已经面目全非,现在请让我试着挽回一下,回归正题。

相隔十年,同样的故事,给了我不同的思考,其实这些都是我内心的映射,我所看见,听见,想到的,都源自我的内心,寄生兽还是寄生兽,泉新一还是泉新一,只是我不同了。面对他们,我经历了十年的漫长跨度,而他们的故事还是发生在另一个空间的某个时间线中,我们唯一的交集就是在相隔十年的两个时间节点。多么有趣,我想,十年之后再看寄生兽,我满脑子里会是什么东西呢?会不会有更深的触动?更复杂的情感?

2015-03-29

最后,把「Let me hear」歌词敬上。

You guys do not notice that we are gifted just by being humans
你们不曾发现 生而为人是上天的恩赐
We are absolute predators We do not even have any enemies
我们是绝对捕食者 没有任何天敌
Maybe there are other animals watching us
或许也有某种生物对我们虎视眈眈
and thinking that someday "we will beat them down"
并且认为终有一日 "我们会将至毁灭"
Oh We have the brains to think hard
我们拥有大脑 可以思考
Wear our favorite clothes We are at no doubt human beings
穿上喜爱的衣服 我们无疑就是人类
Many small lives They were born with the fate of dying for someone
无数渺小的生命注定要降临在这世上并为人而死
A human baby When will they find out
人类的孩子何时才会明白(他们才会发现真相)
that at the point they were born, we are
自出生起 我们就是(就是王者)
(the) winners of Earth
是这个地球的统治者
ああ ひとり泣いていた
独自一人低声啜泣
となりのきみが問いかける
与你之间的问题
だから僕ら寄り添い生きる
因此我们要相依共存
煌めくまで 直至辉煌
For what have I been living for
我究竟为何而活
When will I find out the answer
不知何时才能求得答案
An answer that is only for you
这答案只为你一人
What will myself and (the) first scenery I saw
初入眼帘的景色和我自己又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