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间的教室很嘈杂,充斥着孩子们说话的嗡嗡声,扫视一周,会很轻易的发现,不到20人的教室里都是男孩子,看不出年龄,有的孩子很瘦弱,有的是大块头,坐在最后一排,他们都在兴致勃勃地交谈着,丝毫没有感受到灾难即将来临。
上课铃敲响后,一位中年男子走进了屋子,他身材笔挺,穿着考究,活脱脱一个绅士,络腮胡,高挺的鼻梁,还有微微谢顶的脑袋,也许这种中年人的装扮稍显滑稽,但在这些在这些孩子眼里,他就是一位极其权威的存在,因为在进入教室的一刹那,孩子们齐刷刷的站了起来,整个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老师抬起手看着手表,并没有说话,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盯着表盘,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不出一会,他身后的墙上,传来了刺耳的蜂鸣声,孩子们知道,有人要发表广播讲话了,能如此兴师动众的,必定是校长大人,接下来的十几秒钟,他都在强调要听从老师的教导,做一个听话的孩子,成为他人的骄傲,不过嘈杂的噪音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教室里就恢复了平静,老师用眼光扫视了一遍眼前的学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孩子们坐下,然后他说了进入教室后的第一句话:今天我们来学习新的知识。说罢,就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等式「2+2=5」,这时讲台下的学生都发出了一阵阵质疑声,他好像已经料到会是如此,同样也装作没有听见,严肃的转过身说,大家跟着我念「2+2=5」,孩子们都很困惑,但也跟着小声的念了出来,从语气中,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疑惑和不解,老师并没有在意,而是一次又一次的要求重复念这个在他们眼中错误的等式。甚至要求孩子们一点点的加大声音的分贝。
很快,一位孩子高高的把手举了起来,同学和老师都停下来望向他,他第一个说出了自己的困惑,「2+2=5」是错误的,结果应该是4,老师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像是被侵犯了一样,于是大声的强调「2+2=5」是正确的,根本不给孩子再次解释的机会,就呵斥他坐下。不知是因为害怕是还是发现没人支持,那孩子悻悻的坐了下去。
紧接着,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老师再次命令同学们大声的给出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答案,终于又有一个孩子打破了喧嚣,他由于个头太小,所以只能将受高高举起才能引起他人的注意,老师询问他有什么问题,同样,那个瘦小的男孩,说出了真相,2+2应该等于4而不是5。面对第二次被挑战,老师变得更加不耐烦了,他想用同样的语气和表情逼这个小不点乖乖就范,从而维护自己的权威,可他的方法好像并没有奏效,两人争执一番后,他明白了,这个孩子既然敢站出来就说明,对付第一个孩子的手段并不会在他身上奏效,于是气急败坏的夺门而去。
这时瘦小男孩身旁的同学,大声的责备,看你干的好事,把老师惹毛了,让我们跟着受苦。当然,这并不是最后一个公开反对他的人,另一个孩子随声附和,你这么做,老师会弄死我们的。而瘦小的男孩,并没有因为他人的责备而觉得难堪,相反,他的脸上露出了鄙夷和不懈的神色,不一会,老师气呼呼的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三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他们看起来更加年长,器宇轩昂,引人注意的是白袖子上套着的红色袖章,看不清楚上边绣的是什么图案,但那片白色中的一抹猩红,格外刺眼。
老师指着那三位少年,对瘦小的孩子说,这三个都是学校中最优秀的学生,是你们的榜样,要向他们好好学习,现在,你问问他们,2+2等于多少?话音刚落,这三位少年整齐划一的回答2+2=5,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但瘦小的少年还是不为所动,他眼神坚定,直视着老师,好像在宣告自己永不妥协。
这时候老师反而显得很平静,他将男孩领到了讲台上,拿出黑板擦,将等号后边的答案擦掉,然后将手中的半截粉笔头举到了男孩面前说,你再好好思考一下,把答案写在黑板上,老师瞪圆了眼睛严肃的告诉了男孩,身后的三个少年不知道什么时间围了上来,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老师用放慢的语调告诉男孩,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可别弄错了,像是警告,又像是威胁,男孩犹豫了一阵,仿佛内心中天人交战好久,而他身后的红袖章,同样整齐的举起了双臂,像是拿枪瞄准了他一样,动作利落的仿佛能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
男孩并没有思考很久,结果粉笔,踮着脚尖,在勉强够到的等号后边,写下了一个扭曲的4,一气呵成,但长长的尾巴,有些弯曲不齐的摆动。他转过身,像是等待着宣判一样,大义凌然。整个教室的空气都凝固了,静的可怕,老师转头示意了那三位少年,突然间,枪响打破了沉寂,男孩被击中了,他应声倒地,献血迸射而出,溅在了那个歪歪扭扭的4上。
老师心满意足的转过身问,还有其他人有问题吗?也许他已经知道答案,没有丝毫的停顿,头也不回的对那三位少年说,把它抬出去,就像是再说把垃圾倒掉。很快,男孩的尸体消失在了教室中,老师又站回到讲台上,拿出黑板擦,很自然地把混着血迹的等式擦掉,又一次写上了「2+2=5」,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那片血迹在很板擦的擦拭下,变得越来越大,成了黑板上暗红的一大片区域,男孩们仿佛闻到了温热的腥味,可再也没有人敢吱声了。
于是大家都很默契的回到了瘦弱男孩举手的前一刻,老师也收起了冰冷的表情,命令大家大声的念出黑板上混着血迹的错误等式。直到他觉得满意,于是就让学生们,将这等式记在笔记中,最后一排的那个男孩,犹豫的写下了「2+2=5」,一秒后,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把5一笔一笔的划掉,在错误的答案后边,轻轻的写了一个工工整整的4。